被“焦虑文学”绑架的中年人,你们过得还好吗?
资料图:甘肃敦煌飞天公园。王斌银 摄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31日电(记者 邢蕊)不知从何时开始,“焦虑文学”在网络上大行其道。这些被贩卖的“毒鸡汤”,看似“积极向上”,却总能引来一些不必要的焦虑情绪。  如果恰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,那么你更可能成为“焦虑文学”的受众群体。  “年龄焦虑”、“婚姻焦虑”、“事业焦虑”、“教育焦虑”……各种扑面而来的压力,让负重前行的中年人心力交瘁。到了深夜,刷着手机,没有放松却愈发煎熬。  有人因此寝食难安,更有人陷入无效努力和极度内卷的漩涡中。  在之前的热播剧《小舍得》中,蒋欣饰演的田雨岚为了儿子颜子悠的“小升初”费尽心思。她给儿子报了各种补习班,逼迫他参加奥数考试,还剥夺了儿子踢足球的业余爱好。  “佛系养娃”的南俪原本对田雨岚的操作嗤之以鼻,直到女儿欢欢不及格的数学成绩深深刺痛了她的内心。看着优秀的颜子悠,南俪也开始逐渐“岚化”,高高举起“鸡娃”大旗。资料图: 宁夏沙湖景区,工作人员用传统方法演绎“鸬鹚捕鱼”。 于晶 摄  俗话说,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南俪的改变源于欢欢和颜子悠的差距。如同南俪一样,很多中年人的焦虑,也来自于比较。 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人之常情,但大部分中年人的真实生活,往往被柴米油盐的琐碎填满。一些人早早开始追求诗和远方,一些人则被眼前的苟且折磨得筋疲力尽。这种落差感,将焦虑情绪无限放大,也不断吞噬着努力前行的中年人。  中村恒子在《人间值得》中写道:“如果自己没有喜欢且向往的人生,而以别人的人生作为标准,身上背负的行囊就会越来越重,只会感觉压力越来越大。”  或许,只有不再以别人的标准要求自己,不再一味追求世俗意义上的成功,才能不被焦虑的枷锁套牢。资料图:东京奥运会上,丘索维金娜比心。  47岁的乌兹别克斯坦体操名将丘索维金娜,最近投入到了巴黎奥运会的备战中,此前,她八战奥运会的传奇故事曾激励了无数人。但不再年轻的她,距离奖牌越来越远。  对于丘索维金娜而言,参加奥运会的目标早已不单是荣誉。在儿子的白血病治好后,她不再有迫切的金钱压力。支撑她走到现在的,是对体操最忠实的热爱:“没有秘密。我就是喜欢体操,从来没有人强迫我参加比赛。这么多年我一直听从内心、坚持运动。我喜欢体育,我知道它是什么,我想成为一个快乐的人。”  即便被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选手打败,丘索维金娜也从未焦虑沮丧。相反,她十分享受比赛的过程。没有了对奖牌的执念,丘索维金娜的职业生涯反而更加长久。资料图:东京奥运,丘索维金娜向观众挥手。  有时候,成功的定义并非一成不变,金牌也不是衡量一个运动员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。即使没有站上领奖台,但丘索维金娜坚持着自己的热爱。打破世俗的成功观后,她依旧过得开心自在。  人到中年,已经到了与自己和解的年龄。不要再一味地追求地位、财富、权力,多多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,才能以最真实有力的状态抵挡生活的残酷。    “五柳先生”陶渊明被誉为“田园诗派之鼻祖”。出生官宦世家的他,前半生在游宦生涯中度过。直到不惑之年,陶渊明决定要去过自己向往的田园生活。  他挂印辞官,隐居于庐山脚下,亲身耕作,饮酒赋诗,为后人留下了传颂千古的诗篇和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气节。资料图:图为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的小山村。图片来源:ICphoto  著名心理学家卡尔-荣格曾经说过:“你生命的前半辈子或许属于别人,活在别人的认为里,那把后半辈子还给你自己,去追随你内在的声音。”  在他看来,中年无疑是自我觉醒的重要时刻,也是人生上下半场的转折点。走过年少时的轻狂,人到中年,更应该认识到自己能力的边界,也更应该明白,有些梦想,拼尽全力也无法实现。  人们大抵都是在慢慢变老的过程中,认识到了自己的平凡和普通。但承认自己的平凡,也不意味着自怨自艾,浑浑噩噩地度日。努力过好平凡而普通的每一天,人到中年,也可以生机无限。(完)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